康林松接掌戴姆勒 建立新架构、全面推进电动化战略

                    周三,戴姆勒集团的股东们批准建立新的集团架构,这是自与克莱斯勒合并以来最大的一次公司重组。戴姆勒集团将被拆分为三个独立的部门,包括汽车、卡车和金融服务部门。

                    康林松首次透露了他的策略,并承诺让戴姆勒更加环保。而梅赛德斯-奔驰也于近期发布了“使命2039”战略,其中提到:到2030年,?#24247;?#21160;汽车与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销量将占戴姆?#25484;?#36710;总销?#24247;?0%;到2039年实现全线产品碳中和。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综合外电报道,日前,掌舵戴姆勒13载的集团CEO、梅赛德斯-奔驰汽车全球?#25087;?#34081;澈(Dieter Zetsche)正式卸任,集团董事会成员康林松(Ola Kallenius)接替其成为新任CEO,任期为5年。蔡澈表示,戴姆勒需要削减成本,以应对未来颠覆汽车行业的剧变。

                    “一切事项都要经过详细审查,包括固定或可变的成本、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投资项目、垂直一体化和产品范围。我们不能也不会满足于目前的盈利水?#20581;?rdquo;蔡澈在周三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说。

                    蓄着标志性“海象式”胡须,这位66岁的前任CEO给戴姆勒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现年59岁的首席财务官Bodo Uebber。他们共同将戴姆勒从工业集团公司转型为一家专注于高档车出行解决方案的引领者。

                    蔡澈上任之初,其主要决策之一便是在2007年将克莱斯勒业务出售给了博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在蔡澈的带领下,奔驰最终在2016年从宝马公司(BMW AG)手中夺回了全球豪华车品牌销量冠军的桂冠。

                    蔡澈表示:"我们对最新季度的?#23548;?#21644;股价并不满意。"然而,这一切的决定权都将交到新任CEO康林松的手上。据公开资料显示,康林松现年49岁,1993年加入戴姆勒集团,在戴姆勒集团工作已近26年,2017年1月被蔡澈提拔为研发总监,全面负责戴姆勒集团的研发业务。?#26723;?#19968;提的是,康林松是戴姆勒首?#29615;?#24503;国籍的掌门人。

                    随着利润的不断缩水,如何为电动汽车和数字化服务?#22982;?#23637;提供充足的资金支?#30452;?#25104;了康林松当下面临的棘手问题。就在上周,康林松首次透露了他的策略,并承诺让戴姆勒更加环保。近日,梅赛德斯-奔驰发布了“使命2039”战略,其中提到:到2030年,?#24247;?#21160;汽车与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销量将占戴姆?#25484;?#36710;总销?#24247;?0%;到2039年实现全线产品碳中和。

                    戴姆勒方面表示,他们近期的目标仍然是在2021年以前,将梅赛德斯-奔驰的主要汽车业务恢复到8-10%的盈利区间,而其重型卡车和公共汽车业务的目标是实现8%的可?#20013;?#22238;报。

                    另据德国《商报》报?#33713;疲?#25968;月来,康林松一直致力于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预计将在今年夏季完成。

                  康林松

                    汽车制造商的职责

                    蔡澈曾于本?#38706;悅教?#34920;示,汽车制造商?#24615;?#20219;证明他们能够从电动汽车中获得足够的利润,从而提振股价。由于投资者认为传统制造商对即将到来的行业变革准?#35206;?#36275;,股价一直受到挤压。蔡澈说:“到2022年,梅赛德斯-奔驰将在整个产品线推出130款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

                    他认为,与同类汽?#22836;?#21160;机相比,柴?#22836;?#21160;机二氧化碳排放量更低,这一技术至少在未来10年里将继续在?#20998;?#21457;挥重要作用,甚?#37327;?#33021;在商用汽车领域发挥更长?#22868;?#30340;作用。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不断恶化的贸易困境不仅威胁到汽车出口,也在关键市场带来了更?#32454;?#30340;排放限制。明年将在?#20998;?#29983;效的更?#32454;?#30340;碳排放规定便是最大的障碍。“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重大事件风险,”Evercore ISI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上周在?#29615;?#25253;告中说。

                    戴姆勒也在努力应对有关其柴?#25512;?#36710;排放的未决调查以及德国?#26412;智?#21046;召回的问题。据彭博资?#23545;?#35745;,其与柴油车相关的美国诉讼风险可能超过40亿美元。

                    企业改革

                    周三,戴姆勒集团的股东们批准建立新的集团架构,这是自与克莱斯勒合并以来最大的一次公司重组。戴姆勒集团将被拆分为三个合法独立的部门,包括汽车、卡车和金融服务部门。

                    这一新架构将耗资约7亿欧元(7.8亿美元),旨在加快决策速度,让各个部门更容易地建立合作关系。德卡投资公司(Deka Investment)的股东代表Ingo Speich再次呼吁戴姆勒通过卡车业务的单独上市来?#22836;?#20215;值,这类似于大众汽车集团(Volkswagen Group)对Traton SE的做法。

                    戴姆勒总劳资委?#34987;?General Works Council)主席、监事会副主席 Michael Brecht在?#29615;?#22768;明中表示:“新架构是一项明确的前瞻性战略,将使我们更加强大,并保障长期的就业。”

                    蔡澈的回应也呼应了近期康林松的论调,预示着戴姆勒将与同行、供应商和技术公司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以推动行业的转型。(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懿编译)

                    相关阅读:

                    蔡澈:我的继任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责编:刘阳
                  分享:

                  推荐阅读

                  双色球2017079

                                                  黑龙江时时走势图 下载贵州11选5新版机选 福建11选5计划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捕鱼达人下载 福建31开奖走势图 彩票pk10玩法介绍 秒速时时的结果 重庆时时彩300专业版 美人捕鱼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