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專家把脈國有車企改革必須面臨的幾大問題

                  2018-08-14 11:48 V訊網

                    8月13日,由寰球汽車主辦的主題為“多元、縱深、目標‘思辯’國有車企變革的N+1時代”論壇在京召開。本屆論壇邀請到中國研究國企改革最權威的5位專家學者,首次圍繞汽車行業解析國有車企改革的淵源與聯系,向外界傳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真正初衷以及國有改革的“N+1”方式是什么。從而解決戰略投資者無法長期持有國有股權與接受混改即是企業經營潰敗的擔憂;同時解讀“混改”是否是國有汽車企業改革的唯一方式,探討國有汽車改革該如何“因地制宜”,梳理適用于當下汽車企業改革的方式方向。

                    

                    從左至右:寰球汽車集團董事長兼CEO吳迎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員侯云春、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樊綱、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國務院參事室研究員姚景源

                    吳迎秋:當前國有汽車行業國有汽車企業目前改革最大的難點到底是什么?

                    侯云春:現在國有車企改革最大的難點就是不能夠按照市場發展的需要,自動的在市場上改革。在市場經濟比較成熟的國家最大的好處就是一個企業不等到資不抵債的時候變成僵尸企業才處理。市場上優勝劣汰兼并重組隨時隨地都在進行,一旦企業失去競爭優勢,就會被別的企業兼并。或者企業局部板塊認為別人做的更好,就有可能把企業的局部板塊轉讓出去。去給社會創造更大的財富,更多的財富,更好的服務,也更多的積累資源。中國缺少這樣的機制,有了這樣的機制國有企業國有車企才能夠如魚得水在市場上按照市場的要求選擇自己最佳的發展路徑。

                    樊綱:國企現在是政府在把控,國企的領導也是國家的官員,都是由政府來任命調動。一個官辦公司沒有辦法按照市場來配比資源,有很多事情做起來很難,動不動就會被扣資產流失的帽子。所以這種非市場因素的干擾困難更嚴重,這就是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問題難題。

                    李錦:看這個改革有三個難點,一個是外部的一個是內部的,現在來看怎么重組,現在改革恰恰就是重組,重組老百姓獲益,但是還是在改革后面為主。目前混合所有制忽然一下子上來了,有很多政策該管但也不明確。下面該服務的東西并不到位。現在國企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改革,最好就是充分走向市場,這也是一個矛盾。另外一個矛盾就是外企非常強,但是上面管不讓外企過于干涉,就是內部外部的關系,再就是上面和企業的核心問題還是市場化。

                    姚景源:這個問題的確是很難,現在要解決國企現代企業制度問題,國企行政化色彩越來越濃。比如說你是什么級,我們應該講企業家精神,企業家精神,就是把企業家做成一種神圣的職業。如果心里總想升行政級別,還總想企業干到政府去,這樣企業不能干好,所以要解決企業行政化問題。

                    吳迎秋:用混改作為國企改革的一個突破口,這個突破口背后含著什么意義,這個突破口是什么?

                    侯云春:國有企業改革的難點不是國有企業改革而是改革國有企業,之所以選擇混改作為突破口就是改變國有企業原來一種機制,混改了之后就完全按照原來模式,但是現在有問題。

                    因為我們現在對國有企業進行管理有一些是逆調節,比如說薪酬,國有企業開玩笑說你好好干,你不好好干就把你提到集團來當副總,現在我聽老總說,說現在提拔到基層的不多了。

                    用混改來突破,現在從各方面的條件來看很難做到。但還是要以混改作為突破口向前突破,同時在突破過程當中這些問題國有企業該怎么解決就怎么解決。

                    樊綱:國有是不是非得控股,國有是不是能夠變成大股東,或者是國有是不是就參股就完了,從這個角度來講也是一個過程,第一步走下去再慢慢往下走,在這個意義上也是有可能的。

                    第二個突破口的含義,要沒有一個新的所有者進來,原來的股權是定義不清楚。所以說也許突破口的含義就是說你現在鐵板一塊,有一個人進來先把這個定義界限先劃清楚。那現在的問題就是往往只是別人來新的投資,也許突破口有很大的含義,也許是給他加的含義。

                    吳迎秋:以聯通混改來評價他,你覺得是積極的嗎?解決什么樣的問題?

                    李錦:突破口聯通是重要的標志,就是有示范標桿的作用,從聯通本身來講突破什么,如第一個突破控股的比例。

                    第二個是突破了主業,由62%減到36%。第三個突破是集團公司層面;第四個突破是在互聯網+在領域里面。

                    另外改革當中還有一個突破,就是改革之中機構削減,大批的人削減,聯通突破的點還是挺多的。改革本身需要有突破的東西,龍頭機制,讓改革者走到前面來,善于總結經驗,然后給汽車改革行業有很多的經驗,把這些經驗進行推廣,這個也是改革自身需要突破的東西。

                    姚景源:把手段和目的混淆了,混改應當是一個手段他不是目的,講混改,國有企業更具有活力更有效益,這個是目的,不能說混改就好不混改就不對。混改不應該是行政,可以提出來方向,這個是企業自發自愿行為,千萬不能搞運動,這么混改那么混改,混改是一個手段,最終還是要提高國有企業的效益,所以說回過頭來千萬不要在改革問題上把手段和問題混淆。

                    吳迎秋:汽車行業目前有一個現象,改革一說混改就說不行,說走的太快。

                    姚景源:改革都會有不同的意見,主張鼓勵企業家往前邁步。一點一點的做,只要不斷的往前推動,這個社會就會前進。

                    侯云春:現在的問題分一個輕重緩急,太理想化也不行,但是還是說各有各的責任,一方面國有企業內部需要改革。關鍵是授權,就是內部有競爭有壓力。

                    樊綱:沒有大的民企接盤,從小的一些以汽車為主業,汽車主業周邊小的產業,比如說現在汽車要跟互聯網結合,互聯網可以成立一個混合所有制的研究汽車互聯網這樣的一個公司。這個公司你就不要控股了,讓民營控股,國企參股。特別是那些科技人員讓個人去發揮更大的作用,這個才是民營發揮更大的作用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

                  責編:黃興
                  分享:

                  推薦閱讀

                  双色球2017079

                                                  3d杀号秘诀 黑龙江时时11 足彩任九稳赢技巧 三分钟时时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假的吗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大赢家江西时时 30选5怎么算中奖 pk赛车5码计划规律 体彩20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