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錦:國有車企改革應該按照這10條建議去改

                  2018-08-14 11:36 V訊網

                    8月13日,由寰球汽車主辦的主題為“多元、縱深、目標‘思辯’國有車企變革的N+1時代”論壇在京召開。

                      

                    論壇上,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指出,國有車企面臨存亡之憂,國有車企六年時間就被民營車企迎頭趕上。目前,國有車企改革遇到焦點不準,比如現在國有車企都是政府主體,企業為執行主體,政府不改企業難改。混改只是車企手段,并不是目的。其次國有車企改革面臨洗牌,應多方面緊抓,如從國企改革、體制改革、機構改革等方面入手。總體來說,國有車企改革已經進入到了2.0時代,要以改為主,不是混為主的階段。

                    以下是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發言總結:

                    國有企業改革的總邏輯是堅持市場化取向改革方向、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和公司的內外部治理機制、實現由政府計劃管控下的行政型治理向以市場機制為主的經濟型治理轉型。

                    在習總書記十九大報告中,關于國有企業改革、供給側改革等方面做出重大判斷。

                    第一,高質量發展主題詞變換。價值標準乃至整個生產關系體系發生變化。包括國企國資改革方案也要完善,也就是說原來的”1十n”方案也有不適應的東西,要增加內容。

                    第二,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推進,以第三批試點為標志,混合所有制改革將與授權經營體制改革一起,進入國有企業改革二重奏階段。

                    第三,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以管資本為主來完善國資管理機構與體制,實質是以管資本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為中心,進一步放權、授權。授權經營體制是2018年國資改革的重中之重,落腳點是一個長久的"體制",而不是一種行為或一時的工作。

                    第四,加快國企的分化,加快國有資本結構的優化。勢必加快國企的分化,加快國有資本結構的優化。預計,下一步國企都將進行內部分類,分清優劣,決定進退。

                    第五,加快重組,重組作為經濟布局、結構調整的主要內容,這符合做強做大國有資本、建設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此次會議對重組的部署更詳細、更具體,提出搞好頂層設計,重組的目的性和方向性也更為明確。

                    第六,深化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把處置“僵尸企業”作為重要抓手,推動化解過剩產能。 大力破除無效供給,顯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仍是國有經濟工作主線,傳統行業或加速出清。去年以來,鋼鐵、煤炭、水泥等傳統產能過剩行業出現價格上漲勢頭,一些相關企業在利益驅動下繼續擴大生產。而其他行業如火電、建材等出現投資過熱苗頭,同時各地新建、擴建不少新能源汽車產業園等,潛藏新的產能過剩風險。

                    在我看來,汽車行業國企改革思路應該參考這十點:

                    

                    第一,央企頂層整合,建設“國家隊”車企,有望出現汽車行業的大變革。打造出幾個在世界汽車市場有競爭力的特大型汽車集團,助力我國汽車企業做大做強。長安汽車、一汽集團、一汽、東風、長安都將有機會合并。現在,各自為戰,成本高。重要的就是整合現有技術、營銷以及銷售網絡資源,重新梳理旗下自主品牌定位,在避免沖突的基礎上形成優勢互補,依靠規模效應,實現做大做強我國的汽車產業的根本訴求。

                    第二,提升自主創新能,培育具備國際知名度的、與世界級品牌抗衡的自主品牌及產品。擺脫對合資企業的過度依賴,國有車企“重合資、輕自主”的做法,改變“換殼貼牌”、“東拼西湊”以及“老跟在外資后面模仿”的低級循環,結束外方代工者的角色。

                    第三、自主品牌發展加快,國有自主車企品牌雖然數量較多,但其整體體系水平不太高,要制定長遠規劃,在制造、管理、零部件供應體系都與合資品牌縮小差距。

                    第四、引領消費,打造智能汽車的引領者。從傳統的制造型企業向智能出行服務公司轉型,包括打造出行服務品牌,線上線下融合新流程模式。

                    第五,進一步深化國有汽車企業改革,授權投資公司集團,解除國企體制束。加快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破除制約國有汽車企業自主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解決用人機制和分配機制不合理等弊端,增強國有企業的內在競爭力

                    第六、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優化股權結構,引進戰略投資者,各種資金和資本進入這個領域。包括互聯網企業和新的科技公司,包括與民營車企吉利、比亞迪等多年建立戰略性合作,增強合力。包括傳統車企與新車企應該積極地擁抱轉型。兩方的優勢組合在一起。

                    第七,推進大集團整體上市。現有汽車上市公司中,比如引入戰略投資的江汽集團,引入跨國資本的北汽集團,以及引入民營資本的廣汽集團。幾大汽車集團中,上汽、廣汽等主要盈利資產均包含在上市公司中,北汽、一汽目前尚未實現整體上市。

                    第八,改進管理考核評價思路。對汽車國企,可以對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可持續發展能力及核心競爭力等因素是作為分類指標上升為基礎目標 。同時,建立以自主品牌持續經營為核心的企業高管和核心人員的激勵機制,解決研發動力不足。

                    第九,對僵尸企業,市場化的破產清退。解決本土品牌小而雜的問題,淘汰掉落后產能和品牌,解決中重卡、大中客等細分行業存在散、亂、差現象。

                    第十,參與一帶一路競爭,調整海外戰略。中國只有1/3的市場,還有2/3必須要去參與競爭,而這種開放、合作會讓中國企業更有機會。

                    更大環境在影響著中國的汽車企業,把股比放開、關稅下調,這些政策可能帶來整個格局的變化,每個企業要把各種路徑、方案想清楚,拿出國有汽車企業生存與再升級規劃,從焦慮中走出來。不改革,汽車國資企業是生存不下去的。

                  責編:黃興
                  分享:

                  推薦閱讀

                  双色球2017079